主页 > J生活墙 >观心自在:一位法师的学佛札记 >

观心自在:一位法师的学佛札记


观心自在

念佛心,心中佛,常念佛。

印佛心,即是,明心见性。

整理一段阅读倓老师公心经法语文字:

敬录一段文释《明「心」见「性」》:

观世音菩萨,从兹反闻闻自性之修法而起妙用,闻性所及,乃可了无边际,是以能寻声救苦。

我凡夫祇知随外界音声而转移,竟将本具之闻性忘了,所以听觉即有所侷限,吾人了知此理,苟能观照自己的闻性常在不变,便得无穷享受矣。

观世音菩萨,观海潮音如何悟道,因在海岛静听海潮音声,到时便响,响完即住,从兹穷本究源,深研理路,结果即启悟此为生灭法门。

犹人之于世,生时有如潮水之声响,死后等如潮水声住;声有生灭,人亦有生灭。所能永住而不生灭者,惟自己闻性而已,从此又悟到闻性上,人有耳根本不能闻,所赖以听外界音声者。

唯此闻性;潮音有生灭,闻性始终无生灭。何以故?纵使潮音停止,但吾人之闻性未去,而仍能听得风吼树响,鸟语蝉鸣也。

若谓闻性随潮音併没,则潮音一歇,其他声音便不能闻矣。

又令夜静更阑,一切音声都归寂灭;所谓万籁无声时,则吾人此时之闻性,仍能听到「无声」,盖声有两种:一为「有声」,一为「无声」,其声虽去,称曰「无声」;其声来时,复曰「有声」也。

于此更可证知声有生灭,闻性了无生灭,音响虽没,而闻性犹存。

生灭即属无常,如梦幻泡影;闻性乃可永住,历劫不坏,从知闻性观甚幺即成甚幺,观生灭即有生死,观不生灭乃无生死,所谓一切唯心造,即一切均为观念所成,人皆有心,想到即做到,观审不到即做不成。

「观自在菩萨」乃依正果而得名?其义可在「观自在」三字顾名思义得之。

观,读如灌,涵观照,观想之义,意谓此位菩萨初入手修法时,不仅以心观想,抑亦以眼观照,即以心眼集中一处用功,由此观行结果,乃得解脱而「自在」。

何谓自在?了脱分段生死,变易生死,五住烦恼,方配称自在;反观凡夫身心,备受五蕴色身、六尘缘影所拘缚,转身吐气,均不可得,其为不自在固可想矣!是知此位菩萨以自在为果,从自在之果位而立名。

「照见五蕴皆空」

观自在菩萨以观想观照的工夫而得自在,今说此位菩萨以「妙智慧」证到彻底的修法而获得之果,此果便是「照见五蕴皆空」。

五蕴:为色蕴,受蕴,想蕴,行蕴,识蕴。

人有两种执着性:

一为执着于色,

一为执着于心,

色是摄于色蕴,

心是摄于受想行识四蕴,

所以一切执着,均不离此五蕴。

佛说一切法,都不外破执,即破除吾人此类执着性。

凡夫之执着性可谓与生俱来,首先执着我相,便成我执,有了我执,即起种种分别。

所以小儿一开知识,即执身为己有,名分别我执,色蕴先具,旋即随根而起受、想、行、识四蕴,是名俱生我执。

因为执身为我,此「我」就是色蕴,但祇此一「我」不能独立,需赖衣食住之助以维持生活,所以便须谈到享受,由此乃有苦受、乐受、捨受之别,满足为乐受,亏缺为苦受,平常为捨受(即不苦不乐平常受),此为「受蕴」之酿成;因于享受之需求;必须有所想度,此想度即为「想蕴」。

因想而有谋取生计之计画,有计画还要实行,由是再构成「行蕴」。

换言之,行就是工作,工作须赖智识之培养,于是乎「识蕴」又不可或缺,识、为知识之义,吾人令子弟就学,其目的不外乎使其广开智识,为未来求生之準备。

反言之:有智识,纔可行,要行还需思想,然后方得享受以维此色身。

凡夫有此我执,遂昕夕为此五蕴所困惑,设知身体并非是「我」,身体祇是「我的」,当下即可破除五蕴之执着,则一切无明妄想,必然冰消瓦解。

惜乎凡夫迷染弥深,未明妙理,偏执五蕴色身,错认「我的」为「我」耳。

事实吾人之身体,俨如吾人之房子,倘说房子为「我的」,当然不悖事理,苟谓房子为「我」,岂不令听者哑然失笑?由此可知,吾人之于身体,祇能称为「我的身体」,绝不能说身体就是「我」。

然则何谓「真我」?真我者,为吾人之知觉性——本知本觉也。

似此身体祇为我暂栖之所,与房子何异?房子有生灭,则我身体乌无生灭?而真我(知觉性)自无始以来,未曾有生,亦未曾有死,属真常不变者,佛说法要令吾人了然于「真我」与「我的」之分界,方可达到破执工夫也。

因之,「五蕴」为一切总法,蕴为积聚之义,即日就月将蕴酿积聚而成者也。

五蕴法有如五种材料,宇宙山河,世界万象,三世诸佛,圣贤,三善道,三恶道,简言之四圣六凡,均由此做成。

「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。」

此六句其用意在重析「五蕴皆空」,以便研求经义者加深了解,佛法妙理,苟非反复重论,依稀难明也。

「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。」

为显示心经之主体为「诸法空相」为「体」,当无生灭、垢净、增减也。

「诸法空相」,意谓,既「五蕴法当体即是真空之相」,而五蕴法是一切诸法之总,所以诸法当体即是真空之相无疑矣,而非诸法之外,别具空相也。

「无智亦无得」

智者,以智慧而摄六度,所谓布施度悭贪,持戒度污染,忍辱度嗔恚,精进度懈怠,禅定度散乱,智慧度愚癡。

得者,指行此事六度法而「得」证菩提佛果,但仍属藏教之生灭法,事理不融为藏教之大乘也(藏教亦分小,中,大三乘)。

此时虽行事六度,但仍以为上有佛道可成,下有众生可度者,则执有之心,未忘于怀,遂由智而成识,得则有矣。

佛说「无智亦无得」,指出此藏教事六度智慧,非究竟智慧,而所得之果,不是究竟佛果。

「诸法空相」中,以空一切法为体,则此事六度法祇是镜光之影,了不可得,故称「无」。

此「无」为镜光,一切影皆依镜光所成。

换言之,在真空实相中,虽行六度,而应无一法之执,不执六度之相(无智也),不着得果之心(无得也),由此大彻大悟,方为深般若,而致五住竟尽,二死永亡之利益也。

「以无所得故,菩提萨埵,依般若波罗密多故,心无罣碍。」

心经以「无所得」为「宗」,又以破除三障为「用」,三障为报障、业障、烦恼障。

「心无罣碍」一句为破报障之用。

「无罣碍故,无有恐怖。」

此破三障中之业障也。

若心身均无内罣外碍,自无忧悒惶惧,故曰:「无罣碍则无恐怖。」

业者,事业,此指行六度法而言,菩萨倘未破惑至尽,于行六度法度化众生时,难免有五种怖畏,即生活畏、死畏、地狱畏、恶名畏、大众威仪畏是也,此五怖畏即为事业之障碍,既无恐怖,则此业障蠲除矣。

此文总释为:诸法当体即是妙有真空,在此空中了无一法可得,以无所得之故,所以菩萨依妙智慧彻底所产生之用,为破除三障,此文先言破除报障。报障内分依正二报,依报指衣食住等,正报指身体也,此依正二报既除,则随依报而起之心内牵「罣」,及随正报而起之身体障「碍」,消除无遗矣。

「远离颠倒梦想」

此破三障之烦恼障也,亦即破除迷惑障碍、无明障碍、烦恼障碍。以无常为常,以苦为乐,倒见事理者谓之颠倒,乃依此等根本无明烦恼而起,夫人之烦恼,统由缺乏妙智慧而来,亦即从梦想而生;综合之而成颠倒梦想。

于是九法界众生,各皆有梦,人间做名利梦,天道做安乐梦,阿修罗做争强梦,地狱道做受苦刑梦,饿鬼道做饑饿梦,畜生道做三涂苦梦,声闻乘做有余涅槃梦,缘觉乘做独善其身梦,藏教菩萨做下化众生上成佛道梦,佛则究竟无梦,欲臻兹佛境,首应断「得」,以「无所得」故,方克开佛知见,而远离此颠倒梦想,即大梦觉矣。

(二○一六年三月三十日)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般若与美:一位法师的学佛札记》,有鹿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释悟观

诗为心声,画为心画,影物是心迹。
《般若与美》谈诗、论画又影物,
出入佛典之间,正是「止观」之定慧双修……

悟观法师十九岁因缘亲近华梵大学创办人晓云法师,自此开启学佛之路,并传承晓云法师、俗家母亲后为师父得开良法师的精神,致力于大学办学教育。

《般若与美:一位法师的学佛札记》,载记悟观法师多年来学佛读经、观摄生命每瞬之美之苦的体悟与感念。文字淡雅凝练,摄影宁静禅悦。

时光自摄影中匆促滑逝,念头自专思想寂中豢养。于世感恩细语中,世界是一合相,佛语如夏日朵朵清莲,涤洗世间无数颗沉重的心灵。

明天还有明日事

不要为自己的事烦恼,因为「我在那裏」,当在无声无形中,寻觅至自己的处所时,烦恼已不是烦恼了。该归家了,明天还有明日之事。

旅行,转化尘中幻;慧命

生命历程中独具特色意义的日子,往往是一生中刻苦坚毅不屈的考验。然,亦也为岁月痕迹的影像,这些意念图像在生活中,平实的教导自己安抚自己。

动静调柔

放得下,提得起,
以静治心,以动治事。

菩提净明镜

心的岁月梦事千千万万,
息攀缘谓心无所得,
自尊自贵。

观心自在:一位法师的学佛札记


上一篇: 下一篇: